风险提示: 请谨防ICO、变相ICO,火金财经 不具备任何投资指导意义。
我知道了

EOS主网将上线:新的博弈刚刚开始

烤猫 时间:2018-06-09 07:32:05 阅读:112

在接下来的24小时之内,EOS主网如果顺利上线,狼来了的故事将告一段落。

 头顶区块链公链“红三代”光环的EOS从去年6月开始为期1年的艾西欧,目前已募集近42亿美元。然而,比这个数字更让一部分反对者无法忍受的是,EOS的背后团队Block.one已经明确表示该协议软件发布之后,他们不会继续进行维护。募得的资金用于哪里,Block.one也只是笼统地作出大概计划,称将花费10亿美元招募EOS开发者,并投入数十亿美元游说监管机构及建立与银行的关系。但进一步的细节Block.one都没有说明。

潮水般的质疑和赞美几乎一样多,还有一些带着望远镜的好观众。

狼来了的声音

享有业内“耿直BOY”称号的“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大概已经不止一次告诫人们狼来了。他近期在朋友圈抨击EOS是Block.on团队CTO BM设置的“骗局”。他认为Block.one团队私吞了这40亿美元的资金,甚至EOS的白皮书都直接对外“宣布”了要“明吞”。美其名曰要避免证券机构的监管,实际却是将上线后的所有责任撇开。

而且,他说EOS的设计本身就是有违区块链的设计理念的,比特币作为区块链最成功的应用范例,正是因为中本聪设计的这一机制做到了绝对的分散化。而EOS通过引入21个超级节点的竞选机制,使得未来整个主网上绝大多数人的经济权益要被有限的21个“人”来决定,有限的分散化会引发“超级节点”的逐利性——即作恶的动机,难以保证整个公链上各参与主体的互信。

EOS超级节点竞选团队之一的发起人也对BM的做法表示过异议。异议点主要是EOS融资超过项目需要费用多又不公开,使人们对BM本人也产生不信任。但同时,区块链项目团队只需要把项目开发完毕就算团队任务结束了,可以给投资币的人交差了。因为任何区块链项目都需要做到自运行,不能自运行的项目都是中心化或者半区块链项目,或者伪区块链。

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的发起人玉红认为,EOS是史上最大的空气币与传销币。他在今年五月贵州国家数博会论坛上曾表示,今年唯一确定有价值的是比特币,EOS是最大的传销币。EOS21个超级节点的是非常传销的设计,但参与方必须身价一个亿才能参与进来。很多人说EOS厉害,通过三个月的学习,我觉得没有供应链的都是耍流氓。

也有人说,EOS所表现出来的两个突出优点:免费、速度快,将这两个优点放在区块链里面,是伪需求。并且现实中的很多应用,用Dapp未必能解决问题。

本月,在质疑中,EOS依然迎来了其主网上线的日子,不过,天有不测风云,360“红衣教主”周鸿祎仿佛从天而降,该公司Vulcan(伏尔甘)团队爆出“百亿美金”的致命漏洞,导致其将延迟上线。人们将不仅担心技术本身的安全问题,还会对其团队的严谨性抱有悲观态度。

唏嘘还未停,区块链“红二代”以太坊创始人V神近日在一次会议中表示,采用分片技术(Sharding)和Plasma等第二层扩展解决方案后,以太坊网络最终将能每秒处理100万次交易,并且有可能超过每秒1亿次。看来,以太坊正在突破其交易速度的桎梏,EOS不仅是6月不好过,还将面临被以太坊超越的危险。

的确,短期的投机者在每一次狼来了的呼喊声里早已迅速撤离,就像当比特币价格在 400 元的时候,有人就表示它已经严重高出其实际价值,纷纷开始抛售。而长时间持有真正具有技术突破的区块链资产者,所获的收益远远高于短线投机。不过,短线投机者在看到比特币的价格上涨至 2 万美元的时候,肯定会拥抱一颗强大的内心。

辩证

在这场言论PK战中,反对者认为,EOS是炒币3.0,价格严重偏离了价值。支持者认为EOS是区块链3.0,目前最好的公链。链圈关注的焦点是DAPP应用落地,币圈更在意EOS 主网上线对于其代币价格走势的影响。

区块链领域的天使投资人杨宁认为,巨额募资正是源自市场的信任,他认为Block.one如何使用这40亿美元还有待观察,现在并不能太早下定论。现在整个加密货币领域都没有可适用的监管法律,不仅仅是EOS,比特币也不受法律保护,比特币甚至没有个开发者和购买协议。况且EOS一开始根本没想要融资这么多,正是由于有很多业内人士就区块链的未来发展方向和BM达成了共识,EOS才能募得这么多钱。杨宁还认为绝对分散化虽然最安全,但难以实现高效,且相对分散才是对作恶最好的制约。

EOS到底是不是空气币,银湖论坛创始人,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工作组委员(UN ESCAP ESBN)包宇认为,从保守角度看,没实现的东西就是空气币。但从乐观角度看,逻辑成立的事,就不是空气币,这都是两个极端。他认为,EOS是不是空气币目前不必下定论。

首先,EOS的代码已经开发出来,也拿到了融资,有社区。他对空气币的定义是,没有用户的币就是空气币,而即使有代码,有投资却没有用户的币还是空气币。未来,有很多人把项目放到EOS上运行,用EOS打车,支付,那时候就不是空气币,EOS现在处于转换的节点,不能极端地说它是空气币。

其次,EOS最大的尝试就是,用超级节点这个模式,这是以前以太坊和比特币没有的模式,这是EOS第一次大规模地应用这个模式,用的过程中要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解决的好就会成为新一代的类似以太坊的智能平台,解决的不好,问题层出不穷,节点也跑了,可能会很失败。

包宇相信,未来会有两种极端的可能性,但是现在没必要下结论,市场还在建设中,应该允许不同的人来尝试。

经过他的观察,目前真正大的资金和机构还没进场,处于观望状态,EOS成了现象级和指标性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好坏会成为大资本们是否进场的考虑因素。目前的EOS承担着很重要的责任,对未来市场会有很大的影响。现在进入链圈和币圈的还不是真正大的资金,热潮的效应使得大家过于焦虑。

有人说EOS的21个节点依然是中心化的,包宇认为,EOS最初是不得不做这种节点的模式,因为从技术上,如果是开放节点的话,是无法保证全网络的处理能力的。21个节点会有最低的,保证的处理能力,这也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它会把全球用户对创始团队的关注转移到21个节点上,一旦发现速度不行,需要扩大规模或者增加节点,策略上有进退的弹性。

开放

有链圈创业团队也表示,他们不会排斥其他公链而只看好EOS。事实上,他们曾经尝试过,未来也会尝试很多其他公链,现在基于EOS开展工作,是因为EOS是目前他们所接触的公链当中性能最好的,这何尝不是一种事实呢?

短期内的确看不到EOS满足了什么刚需,但是评估一个东西的价值,不能用静止的眼光,只限于一个小圈子。

EOS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认为,币价的不断上涨,和EOS社区的不断成长一定是有关系的。“只不过我没办法说它的关系有多大,因为我们做了一个催化剂的角色,促进了这件事的发展。”他表示。对于其中的原因,廖洋阳给出的道理是:“生产演进了以后,新时代的东西和旧时代的东西是没办法对比的。现在的公司跟未来的区块链的社群不能简单类比。”

对于EOS融资金额巨大却不透明,21个节点的中心化,安全漏洞依然未不全补全等问题,Binpay跨链资产整合清算平台创始人高昀认为,社区的共识最大,共识的决定就非常好。现在是区块链非常早期的时候,大家都在探索。腾讯,阿里也不是三两天就能成熟的。他认为EOS不是中心化的,是dpos机制,安全问题是每个项目永恒的问题,否则360也没有存在的意义。融资金额巨大说明融资能力强,也是项目成功的最基础的条件之一。不透明是另外一个问题,有基金会的账目,会有专业人士去调查的。

总之,从项目方的角度来讲,高昀觉得eos和telegram是非常伟大的项目,开场特别好,接下来的第二步打法如何很关键。

对于公链项目,业内知名投资人薛蛮子认为,公链现在还处在一个打基础的阶段,铺高速公路阶段还没有一个项目能真正支持大规模的高并发DAPP应用落地,理论上EOS可能性比较大,之所以看好EOS,也愿意投资EOS联盟,竞争超级节点,就是因为看到了EOS对以太坊的优势,他觉得数字货币最大的痛点是交易的速度与效率。

所以,EOS主网上线其实只是个开始。未来之路,且长且远,没有一个项目是一次完成的,总会在不断的修复和迭代中不断进化和完善,摸着石头过河的成功案例也是不胜枚举。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倒在了明天的地上。这是阿里信奉的格言,也是其真实的创业写照,尽管互联网的江湖早已奠定,但是它对所有的新生事物依然适用。

在竞争者眼里只有对手,最终都是利益的博弈。


本文来源:火金财经
声明:本文系火金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火金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火金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24小时热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