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 请谨防ICO、变相ICO,火金财经 不具备任何投资指导意义。
我知道了

长铗的梦:计算即权力

烤猫 时间:2018-06-23 22:18:45 阅读:110

比原链承载了长铗对计算的信仰,他甚至认为:“计算是一切存在的本质”。

大学志愿长铗填的是物理学,他最想走的路是理论物理研究。专业调剂,改读了资源勘查。这件事对长铗打击很大。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专业,曾拿自己高中时做的相对论证明公式给物理系主任看,这个证明没有假设光速不变,而是假定了另一个变量,但也能得出相对论公式。尽管论证前提有误,系主任对长铗的科学热情表示欣赏并欢迎他转专业过来。

转系要求是,不能挂科,结果,长铗大一时挂了门专业课,科研之路无望。因此大学四年,长铗把对科学的热情发泄到科幻小说的写作上。业余时间基本都泡在图书馆和自习室写作,他的科幻作品大多发表在《科幻世界》杂志。

阴差阳错,长铗没想到后来他会因科幻小说而与比特币结缘。

2008年,长铗创作过一篇小说《屠龙之技》,小说设想是在云计算时代,计算即意味着权力,谁掌握了计算力谁就掌握了权力。而且计算会放大了人的个人能力,在现实中人与人的能力往往是正态分布,但在云时代,人们的能力会变成幂律分布。小说主人公是一个独行侠式的黑客,他可以调用网上巨量计算资源,这使得他可以完成非常宏大的计算工程,比如对宇宙射线进行图灵测试。

在2008年时,云计算的概念还未普及,站在今天往回看,小说显得有些前瞻性。长铗写作的特点是,信息量大,科学性强。希望内容经的起科学与逻辑推敲,而不是天马行空,因此他会为写作阅读大量科技素材。“小说里的云时代的构想及主人公使用苹果PDA的细节(智能手机在2008年时的叫法)并不是刻意前瞻性预测,而是一种直觉,科技素材读多了顺便就用了。”2008年,相比微软,苹果还不是主流公司,当时的产品连中文短信还处理不好。

中本聪把比特币这样一个粗陋的项目发展到如今这么大,在此之前没人敢这么想:“一个人通过代码改变世界”,长铗第一次看到比特币就有一见如故之感。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机制,俗称挖矿,其实就是一种计算,计算力的高低直接决定了这个去中心化网络的权力分配。天才程序员也确实可以通过代码改变世界,长铗感觉自己写的《屠龙之技》从科幻走进了现实。

如果说,大学时的长铗因为无法走科研的路子,而将自己对科学的一腔热血都寄托在了小说上,试图用小说来表达自己对科学的理解与价值观。那么,2017年的长铗,就是真实的活在了自己的科幻世界里。

image.png

长铗说“初创团队里没有一人是媒体出身,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区块链爱好者而非媒体”,这与外界对巴比特的认识出入很大。做巴比特资讯,并非长铗真正想做的事情,但2011年长铗认为做技术落地还不成熟,而当时市场上关于区块链的信息、理论是稀缺的。“当我们看到技术可以落地的那天,会毫不犹豫的做技术落地”。

2016年底,以太坊为代表的ICO各种项目及热钱涌入市场,大家在区块链媒体方面的投入也增多,巴比特转机出现。巴比特对区块链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并不会随意报道项目,只针对真正的区块链项目做报道。

关于区块链的定义,长铗曾提出过三个观点,“安全、效率、去中心化的不可能三角”,“去中心化是一种过程非结果”,以及“计算即权力”。这些观点刚发表时饱受批评,从原文下的上百条评论(http://www.8btc.com/impossible-triangle/)可见一斑,但最近几年,前面两个已逐渐被公众所接受,但第三个很难被社区认可,公众一般把比特币挖矿视作一种能源浪费。但长铗却认为计算是区块链交易不可逆转的安全性基础。

2017年,长铗的比原链主网上线。


比原链承载了长铗对计算的信仰,他甚至认为:“计算是一切存在的本质”。

以太坊改变了很多比特币的设计,它是账户模型,把交易理解为数据库操作,每接收或执行一笔新交易时,都需要与本地存储的交易记录进行比对,这会造成验证交易的时间过长。比特币是UTXO模型,UTXO真实模拟了现实中的交易过程,具有天然的并行性,对重放攻击免疫。比原链对UTXO进行改进,提出BUTXO模型,使得在同一笔交易中可以处理多种资产类型,除此之外,比原链还改进了工作量证明(POW),让计算力资源不仅能用于像区块链的挖矿,还能用于人工智能的计算。比特币、以太坊的核心是虚拟资产,比原链想要做的是现实资产的映射,让现实世界的资产能够token化。

长铗认为,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的子集,也就是说区块链当然是分布式账本,反过来则不一定成立。现在很多“区块链”其实只能算作分布式账本,很多非计算共识算法比如PBFT的出现其实远早于POW,但很多人却把前者包装为后者的改进。非计算共识的方案其实早被中本聪及密码朋克先驱们走过并否定,“我一直对分布式账本持保留态度”。

分布式账本有它们的价值,但不是区块链的那种价值。“区块链的价值在于交易的不可逆转,它是一种价值传输协议”,既然是价值传输协议,数据、信息类的场景就不适合用区块链来做。只有资产这种竞争性、独占性资源才适用于区块链,而数据和信息是一种非竞争性、非独占性、可无穷复制的资源,非独占性的资源用现在的互联网方式做就行,因为中心化服务器才适合高TPS、高并发的场景,区块链并不适合这种场景。

2018年3月2日,巴比特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普华资本,泛城资本领投。就此江湖地位确立。

“我现在最兴奋的事情,就是做比原链”。长铗终于可以用代码的方式亲自实践心里的云计算时代。但他不想只是停留在这。

他还有更宏大的理想。长铗有些不好意思:“你就把它们当做科幻的想象吧”,他希望将来这些资源可用于对终极问题的探索,例如人类的终极智慧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智慧?哪些问题是可计算的问题?神经网络和图灵机在计算复杂度上是否等价?.... ....


不可能三角,去中心化

2016年比特币区块链的全网计算能力已经达到每秒8*1018次运算。美国用于核武器研发的蓝色基因超级计算机的速度是2.8*1018次运算。

这台当今世界运算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与区块链的计算能力相差28,000倍。

尽管比特币网络的计算能力是这台超级计算机的28,000倍,但它们之间的输出却没任何可比性。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每次的全网运算,只有一个矿工能获记账权,其他矿工投入的计算资源等于无效,比特币区块链技术的全网算力只用于维持内部竞争式计算,并无法同云计算那样通过协同计算对外输出强大的计算能力。

比特币每天的电力消耗足以为3万美国家庭供电。巨大能源只用于解决数学题,这一设计思想一直饱受诟病。因此不少永动机爱好者希望创建环保型密码学货币。“PPCoin可算其中的代表”

长铗认为,这些“环保派”采用的POS,POB,POD系统均存在设计上的致命均衡,“它们其实是智猪博弈的变体”最终结果必然导致中心化。为此他提出了由:去中心化,安全,效率构成的不可能三角理论。

image.png

三角理论图

传统的货币银行学中存在“不可能三角”,即开放经济下一国无法同时实现货币政策独立,汇率稳定与资本自由流动。最多只能满足两个目标,而放弃另外一个目标。相类似,当前区块链技术也存在“不可能三角”,既无法同时满足低能环保,去中心化以及安全。比特币区块链技术便是一种追求去中心化和安全,放弃效率的技术组合。

去中心化的定义不是节点、矿工和开发者分散,也不是每个人通过电脑、手机就能挖矿。“每人用手机,电脑即可挖矿看似公平,从结果上看更去中心化,安全性其实更低”。网络节点状态上是分散的,但行为模式具有高度一致性。如果个人电脑感染僵尸病毒,感染病毒电脑的行为相关性即是1,不论节点数量多庞大都将似如一个节点。暴风木马拥有25万节点远大于比特币网络节点数。可轻易发起51%攻击。

“去中心化指的是每个人参与共识的自由度”中本聪一CPU一票是指一个计算单位代表一个权力单位。代码开源,信息对称前提下,参与和决策自由即是公平。

长铗不认为巨大资源的投入是一种浪费。一个转账交易量超过西联汇款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每天消耗大强子对撞机所需电力的一半“如果这都算浪费,那么为国家荣誉而战的超级计算机们简直是暴殄天物”。但是比特币挖矿确实存在硬件浪费的问题,因为哈希运算的应用范围太窄,只能用于挖矿,几乎没有其它用途。如果比特币几千P的算力用于做通用计算该多好。

长铗是算力崇拜者,他希望比原链在工作量证明的基础上做优化,不仅像比特币那样只做单一的哈希运算。为此比原链团队提出了一种叫Tensority的算法,让算法对AI人工智能ASIC更友好,使算力不仅能用于区块链交易的打包与验证,还能用于人工智能的计算。

他解释说:“这就好比一个水池,曾经被隔板分割为两部分,左边的是区块链的算力池,右边是人工智能的算力池,左边的水位很高,右边的水位很低。但Tensority算法的提出,相当于在隔板上钻了个洞,这样左边的水位会下降,右边的水位会上升,两个池实际上已合二为一,因为区块链与人工智能其实是在做同一种高密集的基础运算,即张量计算。这大大降低了区块链的共识成本,又为人工智能这个蓝海市场注入了大量廉价算力。这是个双赢的局面。”


本文来源:火金财经
声明:本文系火金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火金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火金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24小时热文

回到顶部